西影集团>> 明星人物>> 导演>>正文内容

花开时节忆天明——斯人已逝 精神永存
作者:芦苇;柏雨果,许还山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9日 点击数:

花开时节忆天明

——斯人已逝 精神永存

 

 

 

吴天明作为西影第三任厂长,对西影80年代的崛起发挥了领军作用,同时作为第五代导演教父在电影行业有着重要的地位。在吴天明走后的第三个年头,他的老友、同事纷纷撰文,表达对他的缅怀,对他精神的崇敬,还有对中国电影境况的思考和谏言。

 

 

著名编剧芦苇:他一直尊重脚下的土地

 

 

 

 

作为中国第四代导演的代表,情怀是吴导一个标签,这些在他的电影中都已经表现了出来。

 

吴天明精神的价值在于,他在创作上尊重电影的文化属性和脚下的土地,这是今天中国电影界所缺失的。天明精神是宝贵的遗产,年轻的电影创作者如果与他的精神有隔阂是一个悲剧。吴天明的电影表现人的尊严与追求、理想与奋斗,而现在国内的电影搞笑成为主流。

 

去年《百鸟朝凤》票房的逆袭,感谢方励的一跪和对吴天明作品的责任与热爱。这种现象是不可复制的,电影还是要用电影本身的魅力来说话。

 

电影有两种功能,大众娱乐与文化传承,人们进影院的动机是多元的包括娱乐与感动、休息与交流。现在很多人进影院单一目的是娱乐,这是畸形的。好莱坞电影在娱乐与文化传承间做得比较均衡。从现在的态势看,吴导对艺术的坚守就像一股清流,显得难能可贵。

 

期待西影坚持吴天明的创作方向,坚持西影当年取得成功时拥有的品质,坚持对西部历史传承和本性的表达。看到新领导对这些的关注与热情,现在我已经看到希望。

 

著名摄影柏雨果:他为电影发行制度改革大声疾呼

  

 

  

 

在吴天明去世三周年之际,回望那些恍若隔世又如在昨日的岁月,老厂长又给了我们哪些启发呢?

 

他大胆启用新人,比如当时的场记黄建新、摄影周晓文、美工张子恩等,支持他们导演出《黑炮事件》、《最后的疯狂》、《神鞭》等经典电影。没有吴天明敢于担当、敢为人先的创新之举,这些精品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出来。  

 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对于很多电影厂的掌门人来说,厂子的出路在哪里?现行的一套体制如何适应发展大势?这些问题是他们思考的重点。后来,在1987年举办的中国第一届电影节上,他公开呼吁影片发行制度改革并引起大家的共鸣。电影节后,中影立即鼓励电影制片与发行的改革,并开始电影票房分账的尝试。正是他大胆进取中求生存、求发展的改革精神,推动中国影片发行制度前进了一步。

 

晚年的吴天明,面对娱乐大潮忧心忡忡。他多次对我说:文艺要给人向上的东西,这是影视创作的正道。他的雄心壮志是“像谢晋导演那样拍到八十五岁”。但遗憾的是,天未遂他愿!

 

前不久,赵文涛总经理来我工作室小坐,他把拍出有较大影响的“重量级”作品作为首要任务。看到新一代西影人循着吴天明的道路要重铸辉煌,我感到十分振奋。相信在“天明精神”的鼓舞下,咱们西影会越来越好!

 

 

著名表演艺术家许还山:他有初心,让西影多些好片子

 

 

 

 

 近两年,一到春天就不由得想起天明,这个不该走得那么早的黑脸汉子,一晃却离开、有理想、有担当、有成就的厂领导。他最大的特点是对于人才的重视,他说:电影是靠人干出来的,好电影没有一批‘咬定青山不放松’不惜命的“愣娃”,出不了精品,走出中国走向世界是吹牛。

 

而对电影的痴迷,让他一直舍不得离开导演岗位,即便是高官厚爵也不为所动。有一次他私下对我说北京方面有让他去广电部工作的想法。我说你想去吗?他斩钉截铁地对我说:“我就是一个导演,干不了高层的活,这一个西影厂,把我吃奶的劲儿用上了,我不走,就是想让西影多拍好片子。”

 

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,一直是他的信条,越到后期,他这方面的紧迫感越强烈。 从《变脸》的再展雄风,拿奖拿到手软,到《百鸟朝凤》获得业界认可,对民族瑰宝的钟情,让他的影片显示出深沉的情怀。

 

让人欣慰的是,在不知不觉中,倾注过他太多心血的西影厂,当年的精气神明显在回归——临街办公主楼,又显现出近六十年前西影刚诞生时的模样;“老字号”西安电影制片厂几个大字又雄踞在主楼横眉上,向世人宣告:西影又回来啦。只要这股气不塌腔,这股精神不跨台,西影再创辉煌绝不是一句空话。